proud of you

类型:地区:发布:2020-09-27

proud of you 剧情介绍

proud of you夏美验完孕想看看结果,却被庞光打扰,夏美骂完他随即离开,庞光猜出夏美拿的是验孕棒,急忙追过去,夏美回到房间,鼓起勇气查看结果。庞光在外面焦急等待想偷听,于是拿来窃听器,夏美看到验孕棒,发现是一条杠,两人心中不知怎么的都有点失落。

马国安不同意撤换掉江勤这个运输队长,乾笙则说这里由自己做主,如果他不满意,可以考虑之前的提议:自己愿意买下他手里所有的股份,马国安说门儿都没有。马馥芳回娘家讨论娘的生辰,马国安回到家一把将她推开,并指责她进白家五年无所出,自己也不会这样,她连自己丈夫的心都留不住,之后他告诉马馥芳,自己差点被他害死了。娘向马馥芳说起乾笙为了采薇的爹爹差点害了她爹爹。马馥芳在那里喝闷酒,乾笙过去阻止,马馥芳指责乾笙怎么能对爹爹做出那些事情?乾笙说马国安正在做毁掉白家的事情,有多少人为了鸦片妻离子散,马国安不仅拒绝了自己的提议,而且他杀死了黄管事。马馥芳骂乾笙不是人,即使是自己不能生孩子,他也不能这样对自己。乾笙说自己什么时候嫌弃为她不能生孩子?马馥芳指责黄管事只是下人,怎么能跟自己的爹爹相比。乾笙指责她,并说此事不要把采薇牵扯进来。马馥芳质问她,以为马家那么好对付吗?

proud of you

春丽让老爷马国安消消气,马国安生气的说馥芳到了白家五家都没有生下孩子。春丽说起前段时间秀芳跟白大爷偶遇的事情,同时提醒他,白家并不是白二爷一个人当家。秋琳被陷害禁足马馥芳在废苑那里感叹,当初自己在这里陷害采薇,想不到自己这么快跟二爷吵架,可采薇现在有二爷,而自己什么都没有。乾枫走过来指责马馥芳尖酸刻薄,难怪乾笙不喜欢她。马馥芳听此哭了起来,这令乾枫感到十分意外,马馥芳说自己难道连眼泪都不能有吗?乾枫上前递了手帕,质问她是不是知道父亲的事了?同时他说自己一点都没觉得乾笙做错了。马馥芳质问他,因为自己爹爹害死采薇的父亲吗?同时她生气的说他们马家是不好惹的。乾枫说她现在是白家的媳妇,乾笙就是不喜欢她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马馥芳说自己宁愿是马家的女儿,白家的媳妇又为自己带来了什么?

proud of you

马国安帮夫人按摩,提议今年她的生辰搞得热闹一些,把亲家太太也请过来一起热闹。马馥芳让各房姨太挑选布料的时候,秋琳跟碧荷争抢了起来,太太命碧荷再去挑选其它的布匹,惹得碧荷十分的不高兴。秋琳要动手打翠屏的时候采薇阻止,并说不劳烦她替自己管教下人了。秋琳说她去找太太理论,采薇说那天把她关进柴房,也没见得太太为她说话,还说是太太的人呢。秋琳告诉采薇,她克死自己孩子的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忘记。马安的请贴给老太太送了过去,老太太说自己倒要看看马家怎么样的摆阔法?秋琳在那里试穿旗袍的时候碧荷走了过去,秋琳又故意在她面前显摆。老太太和大爷去了马家的生辰宴,德贵匆匆将这个消息告诉二爷。春兰命秀芳赶紧向白老太太请安,老太太夸奖秀芳这姑娘长得挺水灵的。马馥芳偷偷质问娘,春兰母女跑出来做什么?娘说她爹爹让他们出来帮忙,自己今天心情好就不跟她计较了。马国安跟乾枫谈论起他救秀芝一事。

proud of you

回去的路上乾枫告诉娘,这顿饭里里外外都十分奇怪,不知道马老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夜里有人偷偷的剪烂了秋琳的旗袍,秋琳指责是谁这么缺德?碧荷走过来嘲笑秋琳,老妈妈认出了是穿那件衣服的丫鬟剪料的衣服,秋琳生气的要打那个丫鬟,二爷过来阻止,碧荷跟秋琳又吵了起来,二爷命他们在暗室里好好的罚跪一晚。

三姨太和六姨太在暗室跪了一夜都染上了风寒,太太命人给他们看看。老太太收到一封书信便命崔妈妈去准备一下。乾笙出门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约他到后山树木一见。老太太二人去了茶馆见马国安,乾笙到了林子里被人拿枪顶着脑袋。马国安向老太太说起将秀芳许配乾枫,并说只要有自己这个岳仗的支持,当家之位一定是乾枫的。袭老七跟乾笙拥抱在一起,乾笙质问他要那么多的三七干什么?得知七哥现在劫富济贫,乾笙不禁十分的吃惊,同时承诺那些三七一定给他弄到。秦少白庾毙,铁山闻讯赶来,区巡抚也装做匆匆赶来。仵作验尸,说秦少白受伤太重,触发旧疾,心肌梗塞而死--从验尸报告上看没有漏洞。铁山怪区巡抚看守不力,区巡抚嫌铁山拷打太重。反正人犯已死,只能拍照,埋尸。

郊外乱坟岗,阿四重贿牢头,要把尸首带回人犯老家安葬。阿四拉着秦少白来到荒野,区舒云已经等在那里。铁山疑心区巡抚是杀人灭口,但抓不到任何证据。李重甲却提醒道,尸首由谁掩埋,是区巡抚的人,还是铁大人的人?一语点醒铁山,立刻派铁刚赶到乱坟岗,果然不见秦少白尸首。马车中,秦少白悠悠醒转,眼前区舒云与阿四。

半路上,李重甲忽然出现,让阿四把秦少白交出来。秦少白跟李重甲走,不要牵扯上区舒云和李重光。李重甲笑了,我来只是为了确认一些猜想,果然如此,可铁山的人一直跟着阿四,这片地方已经被包围了,只有我能带秦少白出去。区舒云不敢相信李重甲,可舍此别无办法。秦少白谢过“李重光夫妇”救命之恩,和他们道别,与李重甲消失在夜幕中。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