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止晚

类型:地区:发布:2020-09-27

行止晚 剧情介绍

行止晚巴山凤替刘邦子包扎伤口之际,行止遭到未死的白煞的袭击,巴山凤替刘邦子挡住一枪,最终牺牲在刘邦子怀里。

廖志刚接到张琴梅的电话后赶到电讯室,行止田光荣让项少军好好休息,行止刘烈伟按组织程序对他调查。白书明搜到可疑目标,他将镇上邮局的可疑电文破译,白书明猜想敌特可能还有一个秘密联络站,沙地乡出现第二个可疑电波,白书明冒用罂粟给仇建军发报,他相信对方会有所行动,敌特吕宪行动时被孙喜抓获。项少军找罂粟手下询问情况,对方自称是罂粟,刘烈伟到时项少军借机离开。单广和的发报信号被白书明监听,行止廖志刚再次带人来到祠堂,行止等他到时单广和逃走,廖志刚自认为围捕行动很缜密,当他发现后门时才意识到疏忽,单广和男扮女装逃跑。廖志刚和项少军审问被抓捕的吕宪,吕宪的情况已被掌握,他交待情况,吕宪的上线是罂粟,他也没见过她本人,吕宪交待联络方式,他和下线也没见过。何淑宜在凌云寨并不害怕,她相信廖志刚会来营救。廖志刚和阿英来到凌云寨,吕宪随行,杨飞虎询问吕宪,吕宪提出喝水,他喝水时将毒药放在里面,饮水后改变说辞,随后倒地身亡,杨飞虎大怒,廖志刚无话可说,杨飞虎命人动手,廖志刚和他们打起来。

行止晚

单广和躲在一旁看热闹,行止阿英出手帮廖志刚,行止单广和让人使用暗器伤人,廖志刚为救阿英而中镖,他中镖后中毒倒地,杨飞虎怒斥发镖的人,单广和想趁机杀害廖志刚。项少军在屋内检查角落时被刘烈伟盯上,他劝刘烈伟盯些该盯的东西,刘烈伟检查后哪现藏在灯下的监听器。阿姆见到廖志刚倒地后指责杨飞虎闯祸,杨飞虎自认为无法抵挡,廖志刚和何淑宜被关入地牢。崔凯来到凌云寨,杨飞虎不想见,单广和劝说之下他才同意见崔凯。阿姆和阿英来到地牢,施救之后廖志刚醒来,阿姆准备了马车,廖志刚无意中从床上捡到一根毒针,那是何小淑宜无意中掉落的。崔凯带兵而来,行止他提出要拿出那些飞机残骸,行止杨飞虎提出条件,单广和提醒他见好就收,崔凯亮出身上捆绑的炸药来威胁杨飞虎,杨飞虎并不惧怕,单广和从中调解,杨飞虎命人将枪放下,崔凯被奉为坐上宾。单广和提出廖志刚就关押在地牢中,崔凯提出过云看看,没想到那里空空的,崔凯看到是阿英救走,杨飞虎让单广和不要对阿姆不敬。崔凯放下金条去拿那些飞机残骸,行止杨飞虎收下后去找阿英,行止阿英承认是她放人,她被杨飞虎捆起来,杨飞虎把阿英关起来。廖志刚和何淑宜逃出后被孙喜接应回去,刘烈伟把排查情况告诉廖志刚,只有项少军被怀疑,刘烈伟拿出搜到的两个窃听器,廖志刚情绪失控,他不由得对身边的人产生疑问。廖一民的病情好转,仇建军清楚他的前程都在特派员身上。廖志刚安排孙喜去查项少军和何淑宜的档案,并查找最新情报。县公安局侦察员谭忠厚见到廖志军后汇报了刚刚发现的情况。

行止晚

廖志刚让谭忠厚紧盯买药之人,行止还让对方将药买走,行止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孙喜去查阅档案时被何淑宜听到,廖志刚已安排暗哨监视,田光荣向他了解情况,他怀疑藏匿炸药的位置记在廖一民脑子中。廖一民醒来后说出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崔凯也赞同集中兵力攻击,仇建军收到罂粟发报,罂粟告诉他情况危急,张琴梅来到电讯室后发现电台刚被人使用过。仇建军准备攻打县城,行止崔凯担心势单力薄,行止两人一同去了凌云寨。孙喜将了解的情况告诉廖志刚,廖志刚让他从谭忠厚那里接过跟踪特务之事并查找反动救国军的位置。何淑宜借生日之机叫廖志刚过去吃饭,她还脱去外衣从后面抱住廖志刚,廖志刚借工作之机离开,张琴梅在暗处盯着何淑宜,项少军上前提醒她,张琴梅提起邮局,项少军让她不要凑热闹。

行止晚

张琴梅在电台前发呆,行止廖志刚看到后进行询问,行止张琴梅说起项少军曾在邮局查封前去过那里,还提到有人私自闯入电讯室发报,窗下留下一双女人的脚印,张琴梅知道那是何淑宜的,廖志刚听完后让她振作起来开始工作。孙喜向廖志刚汇报仇建军的总部在大坡顶,廖志刚命人集结队伍马上出发。仇建军带着枪支弹药给杨飞虎送去,杨飞虎表示欢迎,仇建军提出合力攻打县城之事,杨飞虎不想和共产党为敌,仇建军让杨飞虎搅乱县城就行,单广和在一旁撺掇杨飞虎,杨飞虎最终答应接单。廖志刚收到师部命令,师部不批准他们的行动,重要的任务是守住各个路口,以防止敌人运送炸药。

阿姆给廖志刚打电话说出杨飞虎和国民党攻打县城之事,行止廖志刚让她不要着急,行止他对县城做出部署。阿英指责杨飞虎的做法不妥,杨飞虎警告她不要多管。杨飞虎命人在县城外放空枪,他不想伤人,杨飞虎不想给国军当炮灰。仇建军通知望远镜看到杨飞虎已经出动,廖志刚派人在仇建军部必经之地埋伏,侦察连已在城中设下伏兵。仇建军听到枪声后派崔凯行动,仇建军发现上当后命城中的人撤回,崔凯带人逃窜,他们挟持人质逼解放军让路,项少军让人放下枪,崔凯逃走。行止火麒麟找到刘祖辉说他更该死。火麒麟知道刘祖辉是利用自己。火麒麟杀掉了刘祖辉。

彭天戈他们带人准备营救陆伯成,行止宋卓凝偷偷叫住彭天戈也要参加行动。营救行动刚要开始,行止陆伯成出来了。这是杜善起让所有人都认为杜善起叛变了。陆伯成回来没多久上面就派了特派员来,行止彭天戈认识这个人余鹤鸣。他是特意来调查陆伯成的。余鹤鸣是彭振山的学生。

彭天戈和傅小刚他们在外想办法,行止彭天戈说只有菊池才能洗清陆伯成的罪名,就算菊池不开口如果陆伯成能杀了菊池也能证明陆伯的清白。行止彭天戈让王海把消息告诉宋卓凝寻求帮忙。宋卓凝一口答应下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