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区

类型:地区:发布:2020-10-21

另类区 剧情介绍

另类区刘彻准备出宫私访,卫子夫依依不舍与刘彻话别,刘彻感概万分与卫子夫提起了皇后,之前皇后怀孕的时候得意忘形嘲讽卫子夫,刘彻对皇后的素养非常失望。

孙亚平为汤敬武顶缸,夺过手枪,指着被打死的龟田大骂。这情景被赶来的凤姐看到。孙亚平嘱咐凤姐照看好茶馆。孙亚平随即被押到自治团的监房。日本很快得到消息,要汤敬武立刻把杀害龟田的凶手孙亚平送到通州城。汤敬武再次来到陈静姝的墓前,痛苦自责。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救出孙亚平。一直暗中盯着汤敬武的胡峰玉走上前打了汤敬武两耳光,痛骂他大事不办,去杀一个日本人的小队长,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要杀也得杀裕田这样的将军。如果孙亚平有什么不测,自己绝饶不了他。看到胡峰玉愤怒的目光,汤敬武认出胡峰玉就是在上海城郊救了自己性命的那个神秘蒙面人。

另类区

田中亲自审讯孙亚平。孙亚平只说自己问龟田队长何时结算每次喝茶的欠账,龟田态度蛮横,大骂自己是支那猪,于是一怒之下用防身的手枪打死他。田中当然不信,这时“枝枝花”再次发来电报,称龟田确系孙亚平所杀,但原因不明。田中叫小野对孙亚平严刑拷打,一定问出他杀死龟田的真正原因,并顺藤摸瓜,挖出孙亚平的新四军身份。汤敬武秘密召集老五、汪明贵、侯金和肖大可开会,说明自己与新四军交往经过。侯金和肖大可都主张立即营救孙亚平,报答新四军的恩情。汤敬武问大家是否愿意投奔新四军。汪明贵说,难道团总真的想投共?我身上流淌着陈姑娘的血,命是她给的,陈姑娘是共党,我也是共党。侯金见老五沉默不语,就踢了老五一脚,要他表态。老五说日本人该杀,大哥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汤敬武又谈到自己面临日本人及军统两面夹击的处境,与几人商量自治团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汪明贵说揪出那个潜伏在江海镇的日本奸细“枝枝花”才是最要紧的事情。老五浑身一震,说奸细的日子也不好过。侯金则为孙小英辩解,说孙小英千里寻夫,人又文静,绝不会是日本人的特工。肖大可便嘲笑侯金。

另类区

汤敬武决定,自己带肖大可和老五营救孙亚平,汪明贵和侯金追查孙小英。未等汤敬武行动,胡峰玉叫走他,把截获“枝枝花”的电报和束司令的新指示悄声告诉他。束裕要汤敬武暂时不要做任何行动,特别不要做急于营救孙亚平的贸然行动,一切以大局为重。汤敬武听了十分感动。

另类区

老五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汤敬武召集开会的内容写下来准备交给日本人,但随即又撕个粉碎,嚼在嘴里吞下去。

侯金邀请孙小英去逛通州城,孙小英说什么不肯。侯金急了,扛起孙小英便走。汪明贵随即溜进孙小英的房间,查找发报机和潜伏特工可能留下的一切蛛丝马迹,可什么也没找到。除了刘彻被卫子夫吸引,站在不远处的段宏亦目不转晴观看卫子夫起舞。

焦艳艳与岳群打离婚官司焦艳艳与岳群感情不和发生争吵,岳群来到池海东家中寻找焦艳艳,焦艳艳下落不明不在池海东家中,罗父罗母从屋中走出来,得知岳群是来找池海东,二人正想与岳群交谈,池海东与罗鹂外出归来。

岳群见池海东终于回来,怒气冲天向池海东打探焦艳艳的去向,池海东根本不知道焦艳艳去了何处,岳群勃然大怒认定池海东有意隐瞒焦艳艳的去向。罗父为人老练心知不能激怒岳群,不动声色招呼岳群进屋详谈,岳群正在气头上,一边怒目瞪视池海东一边进入罗父家中。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